欢迎访问遂宁股票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达利欧最新访谈:美国梦已丢失 贫富不均成紧急问题

时间: 2019-04-08 12:15:13 | 来源: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阅读:

美国的贫富差距问题,成了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的创始人达利欧最近的关注重点。在最新媒体访谈中,他又抛出了犀利观点。

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周日播出的《60分钟》节目中,达利欧表示,美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底层群体进入中产阶层的机会越来越小,如果他是美国总统,就需要承认这是“国家紧急状况”。

达利欧出身自中产家庭,他自称享受到过“美国梦”的好处,但是在当前环境下,美国梦已经丢失了,这和他小时候大相径庭,而这也正是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根源。

因此,达利欧认为针对亿万富翁的税收应该上调,让这些资金转移到生产力更高的地方去,这样才能兼顾社会公平,同时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

此外,他还提到,目前的美国资本主义体系不可持续,需要进行必要的改革,只有如此才能走向更好的发展道理。

以下为达利欧接受CBS《60分钟》节目采访全文:

(图片来自CBS网站)

旁白:史上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可能是一位你从未听过名字的人,而他的财富净值高达180亿美元。

达利欧通常会避免媒体的密集采访,而且也不让媒体全面接触了解他的公司——桥水基金,直到今天这个情况有所变化。

他曾成功预测到2008年金融危机,现在认为未来相当长时间内经济增长将会疲软。不过在这一问题之外,达利欧希望警醒我们注意一个更大的危险。因此我们认为,很值得花时间去深入了解达利欧的原则。

如果一名亿万富翁邀请你登上他的私人游艇,那你最好还是答应。

Bill Whitaker(CBS记者):今天登船太好不过了,尤其是他还让直升机来接。我们飞越巴哈马首都Nassau的北部,去和达利欧见面。

旁白:达利欧的游艇名为Alucia,是一艘长为180英尺(约55米)的研究用船只。达利欧酷爱戴呼吸器潜水,所以九年前买下了这艘船。他不愿透露交易价格,不过上面的科学设备充足,甚至还有可以下潜半英里(约800米)的潜艇。

Bill Whitaker:它真是太赞了!

达利欧:是吧?

Bill Whitaker:太赞了!

旁白:好了,在我们深入交谈前,我们需要告诉观众,他最近在思考什么。

达利欧出身自中产家庭,他现在尤其关切穷人和富人之间日益扩大的差距。他指出,在过去10年内,美国收入最低的群体只有14%的机会走入中产阶层。

Bill Whitaker:美国梦到底怎么了?

达利欧:我认为美国梦已经丢失了(lost),绝大多数时候,我们甚至都不再谈论美国梦。这和我小时候非常不同。

Bill Whitaker: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达利欧:问题在于机会没有再分配。我们可以称之为财富差距(wealth gap),你也可以称之为收入差距(income gap)。如果我是美国总统,或者需要上层指出,我要做的就是承认这是“国家紧急状况”(national emergency)。

Bill Whitaker:有这么严重?

达利欧: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历史,当一群人的经济状况差异很大时,如果遭遇经济下行,那么就会爆发冲突。

现在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它不仅不公平,也阻碍生产力提升,同时还让我们彼此分割的风险。

旁白:在他打造的金融帝国,达利欧花费了很多时间,去思考市场和世界将会走向何方。桥水基金位于康涅狄格州,坐落在两条河流的交汇处,这里很适合钓鱼,距离嘈杂的华尔街50英里。

Bill Whitaker:所以你都是在平静中做事?

达利欧:平静——这至关重要。要知道,感性会杀死你。

旁白:达利欧69岁,他和任何一名华尔街大鳄都少有相似之处,更像是一名风格奇特的教授。和比尔盖茨以及其他亿万富翁一样,他也认为财富的过于集中并不是好事。

Bill Whitaker:所以,针对你们这一群体的税收应该上调么?

达利欧:当然。

Bill Whitaker:你说当然。

达利欧:当然,不管是以何种方式,重要的在于这些税收要拿去用于生产力更高的地方。

Bill Whitaker:不过近期有观点认为,对你们这类人减税会提高生产力。

达利欧:是的,不过在我看来这没有任何意义。

Bill Whitaker:所以,方式还是要通过税收手段?

达利欧:是的,我说的这些是争议话题么?

Bill Whitaker:只是从一名亿万富翁口中听到这些会感到奇怪。

达利欧:你要知道,我曾经享受过美国梦。

旁白:他的父亲是一名爵士乐手,母亲是家庭主妇。达利欧在12岁时第一次买入股票,本金是做高尔夫球童赚来的。

目前,达利欧的公司管理的资产达到1600亿美元,他的分析师们不会跟着市场而动,而是安静的研究数个世纪的历史,从中寻找股票、政治等的演化模型,以及一切有助于投资决策的信息。

达利欧对中国尤为看好,他认为中国将是21世纪最伟大的经济体。

去年,道琼斯指数下跌6%,而他的全球观则让他给客户赚了15%。

Bill Whitaker:我们看到的是你成功的一面,但是一路走来你是否也遇到过坎坷?

达利欧:当然。

Bill Whitaker:比如在1980年代,你似乎处于失意的谷底?

达利欧:是的。

旁白:那时他是华尔街高材生,极其确信大萧条即将到来,不过事后证明他搞错了,错的很严重,因此错过了1980年代的市场底部。

Bill Whitaker:我读到过一些文字,你曾自称“自负的笨蛋”?

达利欧:是的,我那时候是自负的笨蛋,当时甚至需要从父亲借1万美元来养家。

Bill Whitaker:从你做音乐家的父亲?

达利欧:我当时破产了。是从我做音乐家的父亲借的。不过这也是我最大的幸事,因为它改变了我整个做决定的方式,让我开始有了能够和鲁莽去进行平衡的谦卑。

旁白:在接下来的25年中,达利欧总结了他的失败和教训,并写下《原则》这本书,由CBS旗下的西蒙与舒斯特公司(Simon & Schuster)出版,这本书全球销量达到200万。

达利欧:我的意思是,我希望建立一套体系,在哪里最好的观点能够胜出。我想将他描述为爱之深责之切,希望能够通过激进的诚实来实现。换句话说,这里大家需要说出真实想法,而激进的透明性能够让人自己看到事情真相。

Bill Whitaker:所以这能消除办公室勾心斗角?

达利欧:是的。

Bill Whitaker:办公室政治?

达利欧:是的,我们有规定,你不能背后谈论别人。如果违反三次,就要走人。

旁白:桥水基金内部所有人一直相互监督,在这次见面中,我们也看到工作人员和管理者实时相互打分。

Bill Whitaker:你自己得到的分数怎么样?

达利欧:你可以看到,我经常是受打击的(大笑)。

旁白:这里有很多摄像头,但都不是我们的,而是他们的,几乎所有会议都有记录和评审。

Bill Whitaker:如果从外人的角度来看,这似乎有些奇怪,你能理解么?

达利欧:当然,我能理解这些。

Bill Whitaker:甚至可能有点感觉惊悚。

达利欧:我完全理解这种感受,但是你同样需要理解的是,如果你这样做了一段时间,然后再去看其他公司那些彼此不开诚布公的人,并听到很多闲言碎语,在我们看来,这反而是让人惊悚的。

Bill Whitaker:你们离职率高么?

达利欧:在入职的18个月内,大约30%,或者略高一点。

Bill Whitaker:30%听起来还是很高的。

达利欧:有人将之称为脑力劳动的“海豹突击队”,有一定比率的人达不到目标,就是这样。

旁白:和成功比起来,这也无可厚非,在过去28年中,桥水有25年都是赚钱的。

无论是投资还是探险,Dalio都坚持走自己的路。

(图片来自CBS网站)

Bill Whitaker:其他亿万富翁,包括贝佐斯、布兰森、马斯克,他们都在探索外太空,飞往火星、飞往月球。而你选择向下走。为什么呢?

达利欧:嗯……正如我所说,对我而言,相比于太空探险,海洋探险更加令人兴奋也更加重要,不是吗?你会想到,海洋探险对我们的生活产生更大的影响。

旁白:达利欧经常接待那些在地球深处发现新生物的科学家,比如那些能自己发光的生物。在日本海岸附近有一条26英尺长的巨型鱿鱼。这里我们没有那种运气,不过我们旁边也有很多海洋生物。

达利欧:那里也有虎鲨、牛鲨。

Bill Whitaker:这个呢?是什么生物?

达利欧:这是加勒比礁鲨。

Bill Whitaker:加勒比礁鲨?

达利欧:鲨鱼是美丽又强大的机器。

Bill Whitaker:哇,看看这个。

达利欧:我并不了解海洋空间的资源分配。我考虑的是投资回报率。这里的投资回报率非常棒。

旁白:随着我们潜到更深处,海洋变得贫瘠,珊瑚也消失了。这就是自然失衡的症状。达利欧将这与经济机会作了类比。

达利欧:如果我来到这里,我看到珊瑚礁正在死亡,人口正在消亡,我就会知道我们已经失衡。不是只有天才才知道我们已经失去了平衡,该做些什么了。

旁白:最近,达利欧将自己的资金捐助给公共教育,以帮助家乡重塑经济平衡。达利欧的妻子芭芭拉负责这些项目。前不久,达利欧基金会向美国康涅狄格州的学校捐资了创纪录之多的一亿美元。

Bill Whitaker(向芭芭拉提问):你和达利欧是这方面的合作伙伴吗?

芭芭拉:我们不能说是合作伙伴。达利欧的热情在于海洋事业,而我的热情在于公共教育。

Bill Whitaker(向芭芭拉提问):那么,可以这么说,他从事他热爱的,你也从事你热爱的。

芭芭拉:正是如此。

旁白:这一计划是桥水基金投资策略的一个部分,该计划借助于数据来密切关注学生的表现和行为,以便老师帮助那些处在危险边缘的学生。在短短三年之后就可以获得分红。这所高中的毕业生数量料将增加8%。

达利欧已经同意将他180亿美元资产的一半捐赠给慈善机构,以帮助修复这个让他变得富有的体系(指美国资本主义体系)。左翼、右翼已经争吵的如此激烈,达利欧警告称,我们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达利欧:资本主义需要改革。它不需要被抛弃。任何东西,如汽车、飞机、教育系统,任何东西都需要进行改革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Bill Whitaker:美国资本主义不可持续。这是我听到你说的话。

达利欧:正是这样,我认为这不可持续。目前我们正处于一个关键时刻,我们可以一起发展,也可以在冲突中发展,富人和穷人之间或许不可避免的会发生冲突。

Bill Whitaker:你认为我们将走上哪条道路?

达利欧:我更喜欢说概率。在我看来,两者概率大概是60对40,或者是65对35,我们更有可能做的很糟糕,走上一条糟糕的道路。但我想说的是,结果不一定会是这样,如果我们能认识到当前正处于关键节点,也许这个概率可以微调,我们会获得一个更好的结果。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

新闻标题: 达利欧最新访谈:美国梦已丢失 贫富不均成紧急问题
新闻地址: http://www.up-5.com/caijing/3064.html
相关分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