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遂宁股票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药明康德募资堪比抽水机的功率 这事该怎么看?

时间: 2018-04-19 06:34:43 | 来源: 新浪证券综合 | 阅读:

来源:阿尔法工厂

4月16日,药明康德发布招股意向书。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招股书披露的计划募集资金57.41亿元相比,拟募资额度减少约63%。

药明康德的募资缩水迷局,令很多投资者一头雾水。这事该怎么看?听我细细说。

01

“抽水机”的功率

新股发行高速常态化,自去年以来,争议很大。这一点,上峰虽有长远考虑,但对现实也是看在眼里。

进入2018年,随着独角兽回归预期,这个问题更为突出。

尤其我们看到,今年2月5日,登临A股的华西证券,一家便募去49.67亿元。而在现阶段,已经过会的华林证券、长城证券、中信建投、南京证券,以及排队中的天风证券、国联证券、红塔证券和中泰证券,还有待审中的超级巨无霸中国人保,更是给令韭菜大有泰山压顶的紧迫感。

既然压力是大家的共识,“抽水机”的功率便存在调教的技术空间。药明康德不比360,后者是借壳,它是直接IPO。但逻辑需要趋同的是,都是巨无霸,一样要考虑人心所向。

而这,正是药明康德的募资缩水的大背景。

02

调教的技术空间

首发募资缩水,并不意味药明康德从A股抽水57.41亿元的初心就此失去了。

其实,这里边是有技术空间的。这话怎么说,我们需要先把时间倒推12年。

那是2006年4月22日,股权分置改革正在推行,是中国资本市场当时看来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刻。

然而如何解决当时急迫的问题,几乎和现在是一模一样的。

当时的问题,也是如何将优质蓝筹企业置入A股资本水池市场获取融资。而当时那批企业的体量,就是放到现在,也都是“石破天惊”的大家伙。

彼时的情况,是已经和即将在海外上市的中行、建行、交行,必须迅速回归A股资本市场,为中国的资本市场发展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像不像现在的独角兽回归?)。

而当时的政策导向之一,就是对资本市场的基石——上市公司进行全面的结构调整。这种结构调整,将从增量和存量两个环节着手推进:

增量上,要促进代表国民经济增长水平的大盘蓝筹企业发行上市;存量上,要通过定向增发等手段,支持企业完成整体上市。

当时大量的企业,也都是在香港先上市,然后在A股再寻求上市。然而我们现在都已经清楚一件事,就是很多海外中概股反复都会强调的一句话:我们的资产绝对不止现在这个价值,我们是被低估了。

“A+H”其实标志着A股夺回了以大型上市公司为代表的、人民币计价资产的定价权。回想大型国企境外IPO的总体较低价格,这一意义不难理解。而境外上市优质企业回归,也是当时做大做强本土市场的战略考虑。

但是这么大体量的蓝筹国有企业为什么当时抽血,似乎就没有现在这种担心的问题呢?答案也很明确,一项制度推出在当时解决了这一问题。

这个制度正是至今仍备受争议的定向增发制度。

定向增发的灵感来源,是香港市场的闪电配售。由于市场约束相对较强,不造成对市场的即期扩容压力,在制度安排上给予了定向增发很大的灵活度。比如,定价基准日可灵活选择,亏损企业也可以发行,取消再融资额不得超过净资产一倍的“死”规定。

而且当时是2006—2007年所谓的超级大牛市,到6、7月份,定向增发已经成为大股东注入资产整体上市的首选产品。特别是有色板块,掀起了注入矿山、整体上市的热潮,定向增发股也成为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概念题材。

然而这其中的初心目的,主要是针对那些优质的蓝筹国有企业。因此很多政策其实他的初心都是好的,而在使用中却出现了问题,这里按下不表。

说到这,调教的技术空间是什么,想必各位已有了头绪。

03

溢出的水

我们继续回溯历史。2006年7月12日,当年第18次发审会,针对首发事项召开的工作会议,创造了“三天两会”、“四天三会”的最短时间间隔纪录。

就如同如今的证监会面临的投资者舆论一样,所有韭菜们都喜欢唠唠叨叨,对证监会吐槽(诅咒),那些言论至今仍然是“金句”,那就是“圈钱”、“抽血”。

然而当时某位监管层的一句核心话语,却自此给中国资本市场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这句话即使是若干年后也意味深长——“没有发不出的股票,只有发不出的价格。”

这句话当时很多人嗤之以鼻;即便今日,就算是如今的我辈韭菜,也会有很多人大惑不解。然而,当时市场却证明了这句话的确在某段时间确实是真理。

其实在那之后的4个月时间内,A股似乎一度摆脱了过去十余年对“扩容”的恐惧。尽管事后证明,这种情况只是一闪即逝,但当时,整个市场似乎都相信了:没有发不出去的大盘股!

而早在2006年7月下旬,证监会发出一个紧急通知,意图补上机构资金套购新股的窟窿。这说明,当时监管部门对机构行为的掌握非常及时,反应也比较迅速。

具体情况是,这个《关于落实<证券法>规范新股申购有关行为的紧急通知》,明确申购过程中出现的申购资金“提前解冻”属于违规行为。

“提前解冻”指的是,在申购新股过程中,证券经营机构为保大资金使用效率的最大化,往往在T(新股发行日)+3日就允许机构动用其申购资金,而按正常程序,申购资金解冻需等到T+4日。证券经营机构利用结算与交易的时间差,以“当日透支”的方式为大资金提供申购新股的便利,将提高大资金打新效率。

这项政策的出台,实际上意味着证监会将打新收益全部返还给股民。很明显当时的证监会已经非常明白,买到新股其实就是赚到。

然而到了当年的8月18日,中国国航首个开盘价就宣告了破发(发行价2.8元,开盘2.78元)。联系到该股在申购时即遭遇网下申购不足,不得不缩减发行规模的情节,这种局面的出现倒也不让市场感到意外。

大盘股二级市场价格上涨平均为10%左右,发行平均市盈率15.92倍,即便在沪指1600点的市道下,仍大大低于行政定价时期千点水平下20倍的水平。

而采用资金申购的初衷,是为了在重启IPO、市场疲弱的情况下,为市场引入增量资金。这个道理很好理解,打新资金在获得近乎无风险的新股收益后,必有一定比例溢出到二级市场。

而这部分溢出的收益,就会成为增量资金,其接下来的用处,当然就是为定增做好准备了。

04

再回到从前?

回到本文主角药明康德。

募资额度下降,意味着市盈率快速下降。很显然,联系到上文,你会发现,药明康德的境遇,与2006年20倍市盈率的普适性规律下的那些大家伙们何等相像。

根据这个逻辑推演,低市盈率上市的药明康德,后势或将在二级市场被各路资金合力炒高到一定基准的市盈率以上(也许50倍?)

届时,当这家原本募资额较高的公司适当缩减募资额后,再通过定增方式注入增量资金,初心也就找回来了。

毕竟虽然已经是2018年,但于A股而言,对“水”的渴求并不比2006年要少(今年注定是中小企业上市较为艰难的一年)。故而,重启2006年时期的“存量+增量”的方法,对各方来说,或许都是一个可以接受的选择。

新闻标题: 药明康德募资堪比抽水机的功率 这事该怎么看?
新闻地址: http://www.up-5.com/caijing/175.html
相关分类:
Top